400-612-1280

首页 > 关于我们 > 医馆新闻 >林兰:中医药防治糖尿病的开拓者
林兰:中医药防治糖尿病的开拓者
来源: 发布日期:2019-12-12 点击率:

林兰:中医药防治糖尿病的开拓者

 林兰,中共党员,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中国中医科学院首席研究员, 第二届“首都国医名师”,第四批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全国中医药传承博士后合作导师,国务院具有突出贡献专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在中医内分泌学领域,林兰从医50 年余,临床经验丰富,造诣深厚。先后研制了“降糖甲片”“渴乐宁胶囊”“芪蛭降糖胶囊”“渴络欣胶囊”等中药新药制剂,均获得国家新药证书,其中“ 渴乐宁胶囊”与“芪蛭降糖胶囊”入选国家医保目录,均为国家中药保护品种。“糖心平胶囊”“甲亢宁胶囊”“芪蛭降糖胶囊”“渴络欣胶囊”等四项均获得国家专利。“糖心平胶囊”“甲亢宁胶囊”“降糖通脉宁胶囊”等作为院内制剂在临床应用数十年,受到海内外患者的欢迎和信赖。
先后担任国家“九五”、“十五”攻关课题、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国家科技支撑计划以及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课题多项。研究成果先后获国家(部级)重大科技成果乙等奖、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科技成果二等奖、北京市科技成果二等奖,中国中医研究院科技成果二等奖、三等奖等 5 项。创建了糖尿病“三型辨证”理论,最早被纳入原卫生部药政管理局组织编写的《糖尿病
(消渴病)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并沿用至今。
 

医者仁心,忘我工作,做患健康守护者

 
1963 年从上海中医药大学医疗系本科毕业后,林兰分配到中国中医研究院(现为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先后从事心血管科、糖尿病科(内分泌科前身)诊疗工作。上世纪70-80 年代初,在医护人员紧缺的现实情况下,林兰几乎每天都待在病房, 细心询问患者病情、收集四诊信息,仔细查看患者的每一份检验报告。家和医院两点一线,几乎就是林兰工作和生活的全部,甚至周末也不休息,坚持到病房巡视、查看病人。
1976 年,广安门医院因培养人才需要, 林兰被派往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宣武医院心血管科进修。初到心血管科,林兰就卯足了一股劲,一定要学好、学深、学透。
 
 
\(林兰在出门诊左)。


为此,林兰主动要求多管病人、管重病人,遇到疑难问题就请教、碰到不懂的就翻书。经过勤奋学习和临床实践,其理论水平和业务能力在短时间内得到很大提升。其进步之快,赢得带教老师和科室领导的肯定和赞许。
 

应学科发展之需,肩担重,赴协和进修

 
上世纪70 年代末,广安门医院糖尿病患者逐渐增多,面对患者需求,迫切需要专业医师。为适应新的形势、也为未来成立新学科储备人才,林兰于1978 年被派到北京协和医院内分科进修学习。林兰深知自己内分泌知识薄弱,暗下决心要以百倍的努力好好学习,决不辜负党的培养和医院的信任。
进修期间,她每天早起晚归,勤奋刻苦, 虚心向科里同事、老师们学习。并有幸得到时任科主任池芝盛教授的指导。不仅系统学习了糖尿病、甲状腺疾病,同时见到许多疑难病种如垂体瘤、柯兴氏病、巨人症、侏儒症、胰岛细胞瘤等等,使自己在理论知识、临床业务等方面都得到了较大提高。还有幸加入池芝盛的教学研究小组,参与了《糖尿病防治知识100 问》书籍的编写。
因学习和工作表现突出,池芝盛破例安

 
 
排林兰到内分泌实验室学习。从洗刷实验器皿开始,到跟随实验室老师学习胰岛功能、甲状腺功能、糖化血红蛋白等专科检查项目的操作流程和原理,收获颇多。
得益于这次进修学习,无论在临床业务、理论知识,还是科研思维和能力提升等方面,林兰都有了较大进步,这对她后来养成严谨治学、一丝不苟的学术风格产生了极大影响。并第一次在心底里萌生了要创建广安门医院内分泌科及糖尿病实验室的想法。
 

坚守初心,开拓实践,创建内首家中医糖尿病专科

 
1980 年,林兰从协和医院进修结束回到广安门医院,在当时科主任张鸿恩教授带领下,紧锣密鼓筹建中医糖尿病科。这也是当时国内第一家中医糖尿病专科。为更好地对糖尿病新发人群、疑似人群进行诊断和分型,林兰利用在协和医院所学首次开展胰岛功能、胰高血糖素等项目检测,为糖尿病临床诊疗提供了实验数据支撑。
由于患者对糖尿病防治知识极其匮乏, 林兰在为患者测定胰岛功能的同时,还择时为患者及家属举办糖尿病健康教育课堂,介绍糖尿病相关知识。每次患者多达100 余
人、每次讲3 个多小时,如此状态一直坚持
22 年,从未间断。
林兰首建中医糖尿病科、首次在中医院开展胰岛功能等专科检查、开展针对糖尿病患者的健康课堂。在当时条件下,在全国范围内是开了先河、绝无仅有。原卫生部有关领导对此也表示极大关注和重视,鼓励广安门医院继续发展好中医糖尿病专科,努力发掘中医药防治糖尿病的特色和优势,并决定给予资金支持以筹建中医糖尿病实验室。该实验室后被评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糖尿病三级实验室,也是当时中医界唯一的糖尿病重点实验室。这为后来全国的中医院开设糖尿病专科,提供了可借鉴的成熟样板和示范。
历经40 年来的不断发展、壮大,当时的中医糖尿病科目前已成长为国家中医内分泌重点学科、重点专科,国家中医内分泌区域(华北区)诊疗中心。内分泌科还是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内分泌专业委员会、中国民族医药学会内分泌分会、中国中医药信息学会内分泌分会、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内分泌分会以及中国医师协会中西医结合内分泌与代谢病学专业委员会挂靠单位。历经多年的发展,广安门医院内分泌科的学术影响力一直处在全国领先地位。
林兰的学生、广安门医院科研处处长魏军平说:“林老师把一身的精力和心血都倾注在内分泌科的发展上,如同哺育自己的孩子一样。”可见林兰对医学事业的热爱、执着,以及对糖尿病及内分泌学科发展的关注。
 

传承创新,创立中医治疗糖尿病“三型辨证”理论

 
林兰将所学全部投入到糖尿病防治临床实践中,经过数十年的临床实践和科学研究,创立了糖尿病“三型辨证”理论,并制定了有关诊疗方案及辨证论治规范。基于宏观辨证和微观检测相结合,她归纳出糖尿病分为3 个阶段:糖尿病早期,证型多属于“阴虚热盛型”,表现为以胰岛素抵抗为主、年龄较轻,病程较短、并发症少而轻;糖尿病中期,证型多属于“气阴两虚型”,表现胰岛β细胞功能紊乱、年龄对较大,病程较长、并发症多而轻;糖尿病后期,证型多属“阴阳两虚型”,表现为胰岛β细胞功能衰
竭、年龄大,病程长、并发症多而重。三型演变符合现代医学将糖尿病分为胰岛素抵抗、胰岛β细胞功能紊乱、β细胞功能衰竭的规律。1986 年,“三型辨证”理论被国家卫生部药品监督局写入《新药(中药)糖尿病(消渴病)临床研究指导原则》沿用至今, 得到行业专家认可。
她倡导益气养阴为防治糖尿病的基本法则,据此研制了国内第一个防治糖尿病中药新药“降糖甲片”。提出益气养阴、活血化瘀是防治糖尿病血管病变的主要方法,先后研制了益气养阴、活血化瘀的“降糖通脉宁”“糖心平”“糖微康”。通过对糖尿病肾、心、眼、脑、下肢血管和周围神经病变进行的临床和实验研究,证实中医药能逆转早期微血管病变,延缓各种血管并发症发生和发展。
广安门医院内分泌科主任倪青也是林兰的学生,他说:“林兰老师是中医药防治糖尿病的开拓者和奠基人,其首创的糖尿病‘三型辨证’理论,从创立之初到现在,一直是广大中医内分泌医师从事临床和科研的基本理论遵循。”
 

一生辛勤耕耘,著作等身,李满天下

 
林兰是广安门医院最早开始培养研究生的导师之一。至今已培养博士研究生21 名、硕士研究生20 名(含2 名韩国留学生)、博士后8 名。很多学生已成长为中坚和骨干力量,活跃在中医药临床和科研一线。有的已走上医疗管理和领导岗位,继续为中医内分泌防治事业、中医药高级人才培养做贡献。
笔耕不辍,著作等身。70 岁以后,林兰仍坚持著书立作,亲力亲为,一丝不苟,亲自在电脑上完成对著作的润色、修改。主编
《糖尿病中西医结合论治》《中西医结合糖尿病学》《现代中医糖尿病学》《中西医结合糖尿病研究进展》等专著,编著《临床中药学》
《糖尿病证治研究》等6 部。在核心杂志发
表医学论文计80 余篇。
如今,林兰已80 高龄,依然心系中医药糖尿病防治事业。她始终把为患者诊病作为工作的最大动力和乐趣,用实际行动坚守为百姓健康服务的初心,践行一位共产党员的使命与天职。

 
 

 

 

黄金城:愿用一生为儿童健康保驾护航

本报记者 徐尤佳 通讯员 柴燕宏


张军海:

中午12 点半,浙江省杭州市中医院
六楼名医馆的5 号诊室内,黄金城还在为被各种问题所困扰的小朋友看病。眼前的他,精神头儿十足,腰杆笔挺,虎虎生风,很难让大家想到他的年龄——
黄金城报考了浙江医科大学,并在毕业后来到了杭州市护士学校任教。当时, 因为学校建设需要,黄金城在校工作了 7 年,带了两届学生,但是在他内心却有一个声音非常强烈—— 我要去做临
融合。为此,他熟读四大经典及各家流派专著,又结合现代医学生理、病理、药理及免疫学基础,吸取现代医学的诊疗技术,取人之长、补己之短,融中西医于一体,只为取得更好的临床疗效。

“只要患者需要,我随叫随到”


1949 年出生的他,和新中国同一年生, 和新中国一同成长。
在门诊,他总是被大家亲切地唤一声“ 黄老”,跟小朋友互动起来却像个“老顽童”。当别人问他是哪年生时,他总是会骄傲地说,“我是和新中国一起生的”。
 

“将来要成为一个对祖国有用的人”

富阳一直素有“天下佳山水,古今推富春”之盛誉,黄金城就出生在这里。自打记事起,印象中父母对他说过的最多一句话就是:“你赶上了好时代,要好好学习,将来要成为一个对祖国有用的人。”
1969 年3 月,黄金城因为成绩优异被选中成为了上海警备军的一名卫生员,他特别兴奋,连着好几个晚上没睡着觉,“当兵是一件特别光荣的事,解放军是伟大的”。
从此,他的内心就紧紧把战友们的身体健康与自己联系在了一起。为了能更好地照顾战友们,他废寝忘食地学习,光内科笔记就有好几本。
1974 年,为了能在医学领域深造,
床。“我想去临床,与患者更近一点,能更好地服务他们。”
1984 年9 月,他来到了杭州市中医院儿科,成为了一名儿科医生。从此, “融贯中西医,造福天下人”就成了他一生的目标。
 

融贯中西医,造福天下儿童

 
如今,说起黄金城,很多杭州人一听就知道是谁了。“哦,就是那个市中医院的儿科老主任,我们小伢儿经常伤风感冒,都是他那里看好的,看鼻炎、哮喘是毛灵光。”
而这与他从医35 年以来,一直不断思考如何运用中西医两法熟练处理儿科常见病、多发病及疑难危重病人的诊疗抢救工作是分不开的。
90 年代初,黄金城还有一个称号叫
“黄一贴”。当时,一个孩子高烧6 日不退,别的医生用尽了办法还是束手无策,黄金城本着“体若燔碳,汗出而散” 的原则,给孩子配了一剂方子,结果一天没到,孩子就退烧了。
黄金城表示,中医药文化博大精深,而现代医学也有其科学依据,一个好的医生,应该要学会不断思考,不断
在小儿外感疾病的治疗中,他主张伤寒、温病互参,认为温病学说是发伤寒之未尽,治疗温病必须通读伤寒,伤寒是一切外感病的总称,正如《内经》所说“今夫热病者,皆伤寒之类也”,治疗外感疾病以辛温发表为主,早期即加上清热泻火之药,在临床中可取得较好的疗效;一旦入里化热,结合温病学之理论,加用清热凉血之品,他认为清热与凉血药配伍,明显增强了抗病原的力量,效力犹如阿莫西林加舒巴坦。
在杭州市中医院,只要有人看过伤风感冒,就没人不知道“ 热咳清合剂” 的,如果有咳嗽流涕,一喝“热咳清”就能有很好的效果。而这款“明星药”的药方,就来自黄金城多年的临床经验与思考积累。
“风寒型是感冒初期非常短暂的过程,可瞬时进入风热型阶段,表现为发热重恶寒轻,咽痛、头痛、舌红、脉浮数等风热之象。”黄金城结合温病学说的理论,以银翘散为基础,开发了“热咳清合剂”,起到解表清热、宣肺止咳,凉血解毒之功。
“儿童是祖国的未来,我愿意倾我所有,为孩子们的健康出一份力,愿他们都能健康快乐地长大。”黄金城说。
“这个还可以做得更好”,这是他对工作的态度;“ 只要患者需要我随叫随到”,这是他对患者默许的承诺。从医以来,他努力学习医疗知识,不断锤炼自己的业务技能,用实际行动诠释着一名医务工作者应有的责任与担当,他就是河北省魏县中医院内三科主任张军海。
2019 年8 月22 日晚上,忙碌了一天的张军海,像往常一样把科室工作交接完后,返回家中休息,这时已经是晚上8 点多钟了。就在他躺下刚要入眠的时候,手机铃声响了,他第一反应一定是科室有事,因为这样的电话已经是家常便饭了。他接起电话,果不其然是科室打来的,同事说刚入院一位危重患者,需要他前去会诊。情况紧急,张军海穿上衣服就往医院跑,因晚上路面昏暗再加上心系患者病情,奔走至医院门口的时候,张军海不慎绊倒,路人看到后把他搀扶起来,他强忍剧痛,没理会自己的伤势,一瘸一拐地赶到病房,立刻投入到患者的诊疗当中。待患者病情稳定下来、一切安排妥当后,张军海一下子坐在旁边的病床上,同事们这时才发现他腿受伤了。撩起裤子,膝关节部位已经严重肿胀,经检查确诊为膝关节半月板严重损伤。当骨科同事给出“最好做手术,至少在家休养一个月”的建议时,张军海不禁忧思重重,他说:“现在科室工作任务很繁重,我歇不起啊。”为了不影响工作,他最
终选择保守治疗。
第二天,张军海不但没休息,还一大早就坐着轮椅来到科室开晨会、交接班、点名、查 房,和往常一样忙碌在临床一线。张军海说: “同事和家人都叮嘱我卧床修养,但是病人需要我,我在家里待着心里发慌,来到医院心里 就踏实了。”直到现在,张军海依然不能自理行 走,每天需要坐着轮椅上下班,有些日常工作 需要坐着轮椅进行。他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 话就是“能得到患者的认可,感觉所有的付出 都值了”。从医20 多年,张军海对患者的牵挂无时不在,在辛勤付出的同时他也收获许多, 40 岁时就被评为主任中医师,是邯郸市第九届党代表,曾获省“三三三”人才、县拔尖人才、县 劳模等荣誉称号,拥有省级科技成果一项,市 级科技成果一项。在他的带领下,科室2019 年
6 月被河北省中医药管理局、省卫生健康委员会评为“省级重点专科”。
对从医20 多年的张军海来说,这或许是一件普通再不能普通的事情了,折射出的却是他多年如一日辛勤工作的真实写照。他为了患者牺牲了陪伴家人的时间,心怀对家人的愧疚,却依然坚守在守护人民群众健康的阵地上。当今像张军海这样的医务工作者还有很多很多,他们用自己的实际行动,砥砺践行着一名优秀医务工作者的初心与使命。
(刘祖特)


(本篇声明:图文来源于中国中医药报,记者 陈计智 通讯员倪 青 魏军平 陈世波,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网站正在维护中,所有信息仅供参考,有疑问或想咨询请拨打400-612-1280